<strike id="h55fp"><b id="h55fp"></b></strike><address id="h55fp"><nobr id="h55fp"><meter id="h55fp"></meter></nobr></address>

          <sub id="h55fp"><listing id="h55fp"><mark id="h55fp"></mark></listing></sub>
                  立即咨詢
                  您當前的位置:職稱驛站 > 論文 > 經濟論文 > 農業經濟科學論文職稱驛站 期刊論文發表咨詢 權威認證機構

                  欠發達地區新型城鎮化與金融支持耦合度測定及評價

                  職稱驛站所屬分類:農業經濟科學論文發布時間:2022-07-08 08:53:31瀏覽:

                  新型城鎮化是中國經濟增長和社會發展的潛在動力,在其發展過程中離不開金融的支持,兩者之間相互影響、相互滲透。因此,在闡述新型城鎮化與金融支持相互關系的基礎上,通過建立耦合協調評價指標體系,借助于耦合協調度模型的方法,對甘肅省新型城鎮化與金融支持的耦合度進行了分析,結果表明

                     摘 要:新型城鎮化是中國經濟增長和社會發展的潛在動力,在其發展過程中離不開金融的支持,兩者之間相互影響、相互滲透。因此,在闡述新型城鎮化與金融支持相互關系的基礎上,通過建立耦合協調評價指標體系,借助于耦合協調度模型的方法,對甘肅省新型城鎮化與金融支持的耦合度進行了分析,結果表明,在2009—2018年期間甘肅省的新型城鎮化與金融支持的耦合協調度總體上呈現優化趨勢,經歷了2009—2010年的嚴重失調階段、2011—2015年的輕度失調階段和2016—2018年為中級失調階段。因此認為,甘肅省應積極推進城鎮化質量提升,實施金融結構多元化,為新型城鎮化發展夯實基礎,發揮政府“先鋒人”作用,引導新型城鎮化與金融支持優質協調。

                    關鍵詞:新型城鎮化;金融支持;耦合協調度;甘肅省

                    中圖分類號:F127 文獻標志碼:A 文章編號:1673-291X(2022)17-0038-06

                  中國鄉村發現

                    《中國鄉村發現》是以書代刊的三農通俗讀物,由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發行!吨袊l村發現》立足于三農第一線,注重實證調查研究,展現鄉村原生態,為三農理論與實踐打造一個“想說就說,想寫就寫,想看就看”的舞臺。

                    引言

                    40年來,城鎮化成為支撐中國經濟社會持續高速發展的一項關鍵空間動力因素。自從2011年以來,中國城鎮化率超過了50%的大關,在此后的經濟發展中我國城鎮化處于快速推進的過程。由于社會問題較為突出,為了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我國注重以“人”為中心的社會發展。在十八大會議上我國提出了新型城鎮化的概念,目的是催化中國經濟轉型,使中國經濟的產業結構進行調整,優化升級,縮小城鄉差距,實現城鄉統籌發展。2000年國務院提出“西部大開發”政策,讓甘肅省經濟和基礎建設得到了一定的發展。另外,甘肅省處于“一帶一路”中的“一路”上,為甘肅省的新型城鎮化發展提供了寶貴的機遇。在城鎮化的進程中無疑需要金融的支持,尤其是資金方面的物質支持,推動著新型城鎮化的發展。在十九大會議上將“防范金融風險”列為三大脫貧攻堅戰之一,揭示了在經濟發展中金融顯著的地位。金融的要素是推動新型城鎮化發展的活力源泉,金融的深化方向為城鎮化的改革提供了方向。

                    受國家經濟形勢、政策的影響,全國的新型城鎮化處在一種不斷進步,為人民謀求幸福的環境之中。甘肅省作為西部欠發達省份,新型城鎮化的質量不斷提高。甘肅省基礎設施建設的服務范圍每年都在不斷擴大,社會資源分配逐漸公平合理。同時也舉辦一些招商引資活動為甘肅省經濟的發展注入活力。但是也存在一些問題,如新型城鎮化質量欠佳、金融行業內部發展力量薄弱。金融結構的單一化、金融市場管理不規范、金融規模的有限性都在影響新型城鎮化的發展。探究甘肅省目前新型城鎮化與金融支持現狀,運用甘肅省2009—2018年城鎮化數據與金融發展數據,通過耦合協調度的研究來評價甘肅省新型城鎮化與金融支持耦合程度,總結歸類甘肅省新型城鎮化與金融支持耦合協調度的等級。

                    一、甘肅省新型城鎮化與金融支持的現狀分析及研究方法

                    新型城鎮化發展主要提倡“以人為中心”的發展理念,不僅是單純的城鎮化率的提高,也要更加注重新型城鎮化發展的質量。就此,從以下兩個方面對甘肅省新型城鎮化的現狀進行分析。

                    (一)甘肅省新型城鎮化現狀分析

                    1.城鎮化水平

                    甘肅省年末人口總量一直處在上升的趨勢,城鎮人口的數量也在逐年增加;相反,農村人口在逐年減少,城鎮率逐年提高。截至2018年,甘肅省的城鎮化率

                    為47.69%,與全國的城鎮化率相比存在差距,但是兩者都是齊頭并進的趨勢。甘肅省2010—2011年的總人口數量明顯減少,但是2011年過后人口數量緩慢增長,城鎮人口逐年增加,農村人口緩慢減少,城鎮化率不斷提高。截至2019年,甘肅省的年末常住人口為2 647萬人,其中,城鎮人口為1 284萬人,農村人口1 363萬人,城鎮化率為48.49%。

                    2.城鎮化質量

                    2009—2018年期間,甘肅省城鎮化質量穩步上升。在經濟發展方面,人民生活水平得到改善,人均GDP實現了翻一番,增加到了31 335元。三次產業結構在經濟發展過程中產業比重在不斷調整優化,其中第三產業增加值占GDP比重為54.96%,表明甘肅省經濟發展良好,經濟結構趨于最優化。在社會發展方面,甘肅省對基本養老、教育醫療、休閑娛樂等基礎設施建設服務范圍不斷擴大,人文氛圍更加濃厚。從醫療衛生來看,甘肅省每萬人擁有衛生技術人員增加到60人,醫療衛生技術人員明顯增加,醫療水平明顯提高,人民的生活健康得到充足的保障。在生態環境方面,甘肅省大力推動生態環境整治方面的活動,將生態環境治理和新型城鎮化建設結合在一起,提高綠化覆蓋率,整潔城鄉環境衛生。截至2018年,甘肅省建成區綠化覆蓋率為34%,綠化范圍逐漸擴大。但是從整體來看,甘肅省生態環境建設方面薄弱,環境空間建設不平衡。在城鄉統籌方面,甘肅省加快步伐實施農村電網升級工程,通過“暢通工程”和“通達工程”改善農村交通不便、路路不通的狀況。將教育、醫療、娛樂設施等公共資源進行均衡配置,實現農村與城鎮的基礎設施差異化縮小,保障每一個城鄉勞動者擁有平等就業機會,同工同薪,縮小城鄉收入差距。2009年城鄉收入比為4%,2018年城鄉收入比為3.4%,城鄉收入緩慢縮小,同時城鎮化質量也在進一步提升。

                    (二)甘肅省金融支持現狀

                    2018年甘肅省金融結構體系逐漸完整,各種金融機構類別逐漸豐富。銀行業、證券業的發展比較平穩,防范風險能力增強,加大了對保險行業的支持發展力度。融資結構向多方向發展,金融扶持新型城鎮化經濟發展動力不斷增強。如圖1所示,2009—2018年甘肅省的投資轉換率,十年之間甘肅省的投資轉換率穩步上升,從2009年的0.63增長到2018年的1.04。2009—2012年投資轉化率緩慢增長,2013—2018年投資轉換率增長較為迅速,2017年投資轉換率接近為1。自此,甘肅省的投資轉換率一直以超過1的狀態持續發展。說明甘肅省把儲蓄轉化為投資的能力在不斷提高,靈活運用金融的優點,合理配置經濟市場資源,推動新型城鎮化進程的發展[3]。5A658E7D-0967-48DC-9A56-A34935DEEDF6

                    以經濟為基礎和以金融為上層建筑的構造推動中國經濟的發展。甘肅省金融行業整體以平穩的發展態勢保持增長。以銀行為例的金融機構的規模都在不斷擴大,金融機構人民幣存款余額在逐年增加。如圖2所示,金融存款余額2009年的5 881.82億元增加到2018年金融機構存款余額18 568.7億元。十年期間,金融機構人民幣存款余額番了3倍,金融機構貸款余額則更是擴大了5倍,反映甘肅省的經濟運行更加活躍、金融機構吸引人民幣的能力增強。金融相關率越高,金融體系就越完善和發達。甘肅省的金融相關率一直在穩步上升,從2.73上升到4.56,表明甘肅省經濟發展對金融的依賴程度愈之加深,金融推動了經濟的發展。甘肅省金融相關率增長符合金融相關率本身的特質,即在經濟發展的進程中,金融相關率必然呈現出逐步增長的趨勢。2011—2015年為甘肅省金融相關率增長最快的階段,從2.76增加到4.33,使甘肅省的金融相關率突破了4,反映出金融機構人民存貸款額是甘肅省生產總值的倍數,省內力量帶動經濟發展的作用逐漸顯著。

                    二、甘肅省新型城鎮化與金融支持綜合發展水平測度

                    (一)指標體系的構建

                    新型城鎮化系統和金融支持系統在彼此子系統的運動促進下相互影響。為了指標的真實性、全面性和合理性,在新型城鎮化和金融支持兩個系統中選取分別一級、二級指標。主要評價指標的劃分借鑒于陳艷[4]等學者的相關研究成果,并結合甘肅省的城鎮化實際發展狀況進行分類。新型城鎮化的一級指標分別是人口發展、經濟發展、生態環境、城鄉統籌,金融支持系統的一級指標分別是金融結構、金融效率、金融規模等(見表1),而二級指標會在下圖中做出詳細分類。

                    (二)數據處理

                    1.首先將數據進行標準化處理,公式如下:

                    Xij=正向指標

                    Xij=負向指標

                    2.其次用熵值法計算指標權重,公式如下:

                    Pij=(j=1,2,3……,m)

                    Ej=-K*PIJ ln(Pij) K=1/ln(n)

                    gi=1-Ej

                    Wj=(j=1,2,3……,m)

                    3.最后計算新型城鎮化與金融支持的綜合發展指數如下:

                    Ui=XijWj (i=1,2,3……,n)

                    (三)甘肅省新型城鎮化與金融支持綜合發展水平測度

                    根據上述的綜合發展指數公式,計算出甘肅省新型城鎮化綜合發展水平,如圖3。

                    在圖3中可以看出,2009—2018年甘肅省的新型城鎮化綜合發展水平在逐年提高,且各個方面都在穩步增長。2009—2010年期間,甘肅省的新型城鎮化綜合發展水平較提高為緩慢,在城鄉統籌、社會發展、人口發展方面推進得很慢,從而影響了甘肅省新型城鎮化進程在此期間表現不佳。2011年甘肅省提出“十二五”規劃,加快了新型城鎮化建設的步伐,因此在2011—2015年期間甘肅省的新型城鎮化進度穩步上升,基礎化設施和經濟建設水平明顯提高。2016—2018年,甘肅省新型城鎮化質量顯著提高,城鎮化率增加到了47.67%,城鄉收入比明顯下降,從4下降到3.4。2018年,甘肅省推出“產業扶貧”,幫助貧困人口脫貧,實現貧困人口增加收入,生活質量提高。從整體來看,甘肅省的新型城鎮化綜合水平有待提高,尤其是在城鄉統籌和生態環境方面,要嚴格落實環境方面相關政策,促進經濟發展。

                    根據圖4得出,2009—2018年甘肅省金融支持綜合發展水平逐年提高。在此期間,金融規模是金融支持系統中發展最快的方面,截至2018年,甘肅省金融相關率為4.56,金融機構人民幣存款余額18 568.7萬元,金融規模呈現出擴大的趨勢。在金融結構方面,2018年甘肅省擁有4 873家金融機構,金額資產總額達27 637億元。金融效率更是在2018年超過了金融規模。人們越來越將資金傾注于金融投資,也更加注重參加保險,以防控風險[6]。投資轉換率在2017年更是超過了1,保險密度在2018年達到1 513.01元。從總體來看,甘肅省的金融支持系統在新型城鎮化建設中起到的作用與日俱增。

                    從圖5中可以看出,2009—2013年金融支持系統的綜合發展水平低于新型城鎮化系統,2014—2018年金融支持系統超過了新型城鎮化系統。截至2018年,甘肅省金融系統的綜合發展水平為0.90,而新型城鎮化的綜合發展水平為0.53,甘肅省金融業成為支柱性產業,金融多元化的需求更是推動新型城鎮化進程。

                    三、甘肅省新型城鎮化與金融支持耦合度測定

                    (一)建立耦合模型

                    1.耦合度

                    耦合度是新型城鎮化系統與金融支持系統依賴程度的一個指標,用C表示。C的取值在0—1之間,當C越大時,兩個系統的依賴程度就越深,當C=1時,表明兩個系統的依賴程度很深,當C=0時,兩個系統的不存在依賴程度。公式如下:

                    C=2

                    2.耦合調度

                    耦合協調度既能反映新型城鎮化系統與金融支持系統的水平,又能體現新型城鎮化與金融支持系統作用關系,用D表示。公式如下:

                    D=2

                    T=αU1+βU2

                    其中,T為綜合協調指數,反映新型城鎮化系統與金融支持系統的協調發展貢獻;α、β為貢獻系數。因為新型城鎮化系統與金融支持系統有同樣的作用重要性,即α=β=0.5。

                    耦合協調度評價標準(見表2),本文主要借鑒唐未兵[5]等學者劃分耦合協調度等級的方法。

                    (二)甘肅省新型城鎮化與金融支持耦合度測定

                    根據耦合度以及耦合協調度的計算公式,將上文中的新型城鎮化系統與金融支持系統的數據進行計算,可得出相關數據結果并排列于表3。

                    由表3中可知,從總體來看甘肅省新型城鎮化與金融支持的耦合協調度可以大致分為三個階段。5A658E7D-0967-48DC-9A56-A34935DEEDF6

                    2009—2010年為嚴重失調階段,金融發展的支持落后于新型城鎮化建設。在此期間耦合協調度為0.052 5—0.151 6。因為2009—2010年為“十一五”規劃至關重要的兩年,為實現規劃目標與全國城鎮化進程進步的步伐保持一致,在此期間甘肅省努力發展重化工業,主要以第二產業中的石油產業、煤炭產業、建筑業、產能基礎產業等為重點發展產業,推動甘肅省工業經濟快速發展。因為經濟政策制定具有引導性導致金融行業自身優勢被削弱,所以金融業沒有起到重要的支持作用,新型城鎮化發展的進程也因此較為緩慢。

                    2011—2015年為輕度失調階段,耦合協調度為0.154 0—0.501 7。因處于“十二五”規劃期間,甘肅省對經濟發展做出科學合理的調整,提出普惠金融政策,加大對農村的金融扶持,調整信貸結構,激活金融業的發展活力。但是中小企業依然存在融資難、融資貴的難題,金融業市場發展不健全。隨著改革管理制度、簡政放權的力度進一步加大,在多個地方建立省級新型城鎮化試點,實行統一的養老保險制度政策以實現均衡醫療衛生、教育等基礎資源均衡。金融行業的支撐作用在新型城鎮化進程中慢慢顯現,金融支持系統和新型城鎮化系統相互依賴的程度彼此加深,兩者之間相互作用。

                    2016—2018年為中級失調階段,耦合協調度為0.700 7—0.796 6。甘肅省實行“兩精”政策,加強對農村的深化改革,以縮小城鄉差距。因為祁連山生態環境問題,近年來甘肅省著力加強對生態環境的保護,建立河長制保護黃河生態流域。在經濟領域主要把握重點產業的發展,培育經濟發展新動能,推動經濟穩增長。金融支持系統的發展超過了新型城鎮化系統,突顯了金融業在新型城鎮化進程中的主要作用,并成為主導性產業帶動新型城鎮化發展。2018年,甘肅省為帶動全省地區均衡發展,設立產業扶貧,幫助各個地區發展特色產業,推動經濟增長,實現脫貧;同時,豐富了金融發展模式,使金融業向多元化方向發展。

                    四、結論

                    通過上文中對甘肅省新型城鎮化與金融支持耦合協調度的測定,本研究認為:

                    第一,2009—2018年甘肅省新型城鎮化與金融支持的耦合協調度經歷了6種等級,總體趨勢耦合協調度的等級越來越高,趨向優質失調。

                    第二,從2009年的嚴重失調的狀態演變到輕度失調狀態,再到2018年的中度失調狀態,新型城鎮化與金融支持耦合協調度越來越高,慢慢地接近于1,也就是慢慢地接近于優質協調。

                    基于以上研究,本研究認為新型城鎮化與金融支持耦合應從以下三個方面發展。

                    (一)推進城鎮化質量,與金融發展相契合

                    新型城鎮化質量的發展是新型城鎮化的核心。甘肅省作為一個西北內陸省份,雖然在新型城鎮化質量發展方面比發達地區弱一些,但是通過對自身缺點的矯正來達到促進新型城鎮化質量的提升的目的是可行的。甘肅省應努力解決新型城鎮化質量中的兩大弱項——生態環境和城鄉統籌。政府要充當“先鋒人”制定完善的政策并嚴格執行,作為一個實踐者引導市民保護環境、改善生態。城鄉統籌的發展更加注重金融因素,

                    在這方面金融應發揮自身優勢,吸引資金流入,帶動城鄉統籌發展。

                    (二)金融結構多元化,為新型城鎮化發展夯實基礎

                    目前甘肅省金融機構存在的形式主要以不同性質的銀行為主,雖然甘肅省金融市場充斥著保險、證券等各類金融機構,但是為甘肅省金融投資做出巨大貢獻的則是各類性質的銀行。新型城鎮化的建設是一個漫長的建設過程,例如,基礎設施的建設需要投入大量時間和資金,但是銀行的對外投資主要以短期、收益快為主,所以僅靠單一的銀行投資是滿足不了新型城鎮化發展的。因此,需要將金融結構多元化,鼓勵并吸引其他金融機構在甘肅省發展,使甘肅省的金融結構多元化,滿足新型城鎮化的發展,夯實新型城鎮化發展的基礎。

                    (三)政府發揮“先鋒人”作用,引導新型城鎮化與金融支持優質協調

                    政府應該發揮“先鋒人”作用,一方面,為甘肅省金融行業的發展創造軟環境,適當放松金融環境,激勵各類金融機構發展,使甘肅省的金融環境充滿活力;另一方面,甘肅省金融機構主要以銀行為主,會造成金融風險聚集,因此,政府金融主管部門應該制定政策來分散金融風險,同時也要嚴格監管各類金融機構,避免金融市場失控。

                    參考文獻:

                    [1] 賈洪文,王文靜,陳南旭.甘肅生態平衡、金融發展與經濟增長的耦合協調性[J].開發研究,2019,(5):117-124.

                    [2] 布美熱木·克力木,張凱,朱平,許善洋.熵權法在城市經濟與環境耦合協調發展評價中的應用[J].環境科學導刊,2019,38(5):79-84.

                    [3] 沈雪梅.探討開發性金融對新型城鎮化的支持作用——以安徽省棚戶區改造為例[J].時代金融,2019,(21):49-50.

                    [4] 陳艷.甘肅省金融發展與城鎮化的耦合研究[J].重慶文理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2019,38(4):54-62,91.

                    [5] 唐未兵,唐譚嶺.中部地區新型城鎮化和金融支持的耦合作用研究[J].中國軟科學,2017,(3):140-151.

                    [6] 李靜.新型城鎮化進程中的金融支持研究——來自陜西省的經驗數據[J].西部金融,2019,(6):77-81.

                    [7] 孫曉卿.我國各省新型城鎮化與金融支持的協調度對比研究[D].西安:西安電子科技大學,2019.

                    [8] 李琦.我國新型城鎮化建設中的金融支持研究[D].長春:吉林大學,2019.

                    [9] 黃金嶺,陳琳.欠發達地區新型城鎮化金融支持創新路徑[J].農家參謀,2018,(16):233.5A658E7D-0967-48DC-9A56-A34935DEEDF6

                    [10] 安璐娜.面向新型城鎮化的金融支持體系效率研究[D].西安:西安電子科技大學,2018.

                    [11] 馬林靖,陳巖.新型城鎮化建設與金融支持系統關系的實證研究——以天津為例[J].城市,2017,(12):29-38.

                    [12] 郝喜梅.我國新型城鎮化與金融支持的協調發展水平研究[D].西安:西安電子科技大學,2017.

                    [13] 李文.甘肅新型城鎮化建設綜合測度與金融支持研究[J].統計與決策,2017,(8):166-168.

                    [14] 高立紅.我國新型城鎮化進程中的金融支持研究[D].北京:首都經濟貿易大學,2016.

                    [15] 李泉,王林濤.欠發達地區新型城鎮化與金融支持關系研究[J].牡丹江師范學院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6,(5):35-40.

                    [16] 王啟業,張靜雅.新型城鎮化建設中的金融支持[J].中共山西省委黨校學報,2016,39(4):65-67.

                    [17] 中國人民銀行蘭州中心支行課題組,李文瑞.欠發達地區新型城鎮化與金融支持發展的協調性研究:甘肅省例證[J].甘肅金融,2016,(5):8-15.

                    [18] 趙炳權,李萌.金融支持甘肅省新型城鎮化建設的實證分析[J].甘肅金融,2016,(1):46-51.

                    [19] 曹婷婷,范星辰,胡宗楠.淺談甘肅省新型城鎮化與農業現代化路徑選擇的金融創新發展問題及其對策[J].時代金融,2015,(29):75-76.

                    [20] 曹誠,王淑珍,王會昌,程麗峰.新型城鎮化發展與金融支持問題研究——以甘肅省酒泉市為例[J].西部金融,2015,(5):77-82.

                    [21] 王楠.甘肅省金融發展對新型城鎮化建設的影響研究[D].蘭州:西北師范大學,2015.

                    [22] 李建華.城鎮進程中的金融支持研究[J].技術經濟與管理研究,2014,(10):12-105.

                    [23] 劉小瑜,汪淑梅.基于耦合視角的城鎮化與金融發展研究[J].統計與決策,2016,(20):167-170.

                    [24] 吳旭曉.后發地區金融發展與城鎮化耦合協調發展研究——以河南省為例[J].安徽商貿職業技術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2013,12(2):37-42.

                    [25] 彭雅婷,周孟亮.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有效銜接時期農村金融發展研究[J].經濟研究導刊,2021,(19):67-69,142.

                    [26] 徐天陽.中國新型城鎮化進程中的金融支持影響研究[J].中國國際財經(中英文),2017,(24):265.

                  《欠發達地區新型城鎮化與金融支持耦合度測定及評價》

                  本文由職稱驛站首發,一個權威專業的職稱論文發表網

                  文章名稱:欠發達地區新型城鎮化與金融支持耦合度測定及評價

                  文章地址:http://www.aquaprosensors.com/lunwen/jingji/jingji/47328.html

                  '); })(); 半夜看的直播软件,午夜成人性刺激免费视频在线观看,18禁国产免费福利网站
                  <strike id="h55fp"><b id="h55fp"></b></strike><address id="h55fp"><nobr id="h55fp"><meter id="h55fp"></meter></nobr></address>

                          <sub id="h55fp"><listing id="h55fp"><mark id="h55fp"></mark></listing></sub>